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诉语与鱼 10-08 3745 0
原创 古风|微小说
“阿言,你可知有什么东西可解闷的?”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不知…李管家说今夜有灯节;还有,别叫我阿言!”少年不满似的大喊,却殊不知刚喊完,谁的耳梢红了起来。她轻笑着,自知他是心口不一。却不知,他是因为她而心口不一。少年的他们无拘无束。她直爽、豪迈,不为谁而屈尊卑下。而他年纪轻轻已是少将军;那时的他是不苟言笑的,唯独对她展露真实情绪。她随性,亦不知他之所想。他轻狂,亦不知她所心悦之人。那年的灯花节,她结识了那人。他看到她第一次红了脸,是因为那人。后来,她总向他是不是提起一些平日里她不曾提到的琐事:“阿言、阿言,你说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嗯。”“阿言阿言,你说,我若多笑会不会好一点?”“……嗯。”…………“阿言,他说,我穿红衣好看。真的吗?”“……”……她一次又一次做了那些曾经她所厌烦的事,如打扮、学习礼仪……一切只因为那个人。她本是不受拘束的,但她的拘束变成了那个人。她的喜怒哀乐逐渐被那人牵动,明明展现在他面前;却是因为那人。她殊不知,她的情绪也牵动着他。他知道,这笨丫头是爱上那人了。他神色不变,若她撒野,今生,他奉陪就是。———————— 时间如指间漏沙,很快几年过去了。他已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了;而她一改少年时的模样,已是京城才女。而那人成了王爷。清晨,长安城的百姓早已人潮轰动。他回来了。他变得高了,变得不那么容易害羞了(傲娇),变得……;她看着那少时的玩伴,眸中微动:阿言啊,回来了。回来就好…… 夜,皇帝为他举行的庆功宴上,她离了席。他无奈,她定是去屋檐上寻酒喝去了。这个陋习,他知道,她是一辈子也不会改的。因为这是她唯一解愁的方式。愁什么呢?愁她心心念念的那人就要与丞相之女成亲了。他早早的退了席,待人少时,熟稔的跃上屋檐。看着脸皱成了一团的她。挑眉轻笑,开玩笑:“许久未见,你就是这样迎接我的?”她却神色未变,嘴角勾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她不似往日的神气飞扬,她说:“他要成亲了;他向皇帝自请的,他说不会再娶任何人。”他沉默了一会,随即装作轻松的开口:“哈,那有什么啊…好的人多了去了,还怕找不到?”她把脸埋在膝盖里不语,半晌她探出头,眸中的狡黠闪动着,像是又回到了从前那没心没肺的模样。她似是又变回那般随性潇洒的模样了:“说得对,走,喝酒去!”他瞥了一眼她微红的眼眶,没拆穿。他爽朗的声音响起:“哈,这才像我认识的笨丫头!”“说谁笨呢?!”“刚刚谁为了个男人伤心来着?”“……那谁小时候被我吓哭了来着?”“……”“哈哈哈——”……夜深,他看着醉酒的某人,叹了口气。嘴角微勾起:“无妨。这路还很长;笨丫头,我陪你走。”……那天后,她似乎变回了以往那个嚣张,不受拘束的她。就是最近每看见他就会变得奇怪,不是躲就是逃。 翌日,他看着石椅上坐着的她不知在画着什么,一会皱眉一会傻笑的。尤其,当看到她不小心把墨水打翻在旁边的小水池里时,不禁笑出了声:“呵呵——”她听见笑声,下意识的红了脸。随即咬牙切齿的怒道:“江、疏、言——!!!”他也不遮掩,慵懒地靠着树枝。笑的一脸人畜无害(虽说在某人看来很欠):“怎么了?”她满是控诉的看着他:“……赔偿!”墨汁渲染了清潭,鱼儿被两人说话的声响惊动、四散游走;绿荫中泄露出点点微光,落在他的身上;而某人慵懒微眯着眼,收敛了沙场上的戾气。她的脸颊红扑扑的,殊不知是被他气的还是因为他。这有点犯规了吧?…………夜,她一袭紫衣淡雅,倒和他的蓝衣有几分相配。他问为什么来长安街,她勉强的扯着浅笑道:“当是帮我个忙,做个了断。”他看着不远处参加猜灯谜的一双人,无言;算是默认。她啊她,看起来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实际上不过虚张声势。她笑:“谢谢。”谢谢你,江疏言。下一刻,她毫不犹豫地扯住他的袖子,如羽毛般轻柔的吻落下。她笑了,笑着笑着,泪水从眼角溢了出来。他只默默地吻去她的泪珠,她的苦涩,何尝不是他的苦涩?末了,他紧拥她入怀,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傻丫头。”夜空上明月皎洁,繁星微闪;夜景如画,这夜还很漫长。无妨,我陪你。无妨,我等你(收回完整的心)。——————【ps:迟来的文章,抱歉了啊。】
分享 收藏15 喜爱9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