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天下:天雪
纳兰戎柒 01-01 215 0
阴阳师 狗雪
执笔天下:天雪上 失神我唯一有的一本《百鬼夜行》是父亲在临终前托付与我的,一辈子的光阴,虽然他只不过是半吊子的阴阳师,却也将这书看得比命还要重。指尖划过书封上的斑斑血迹,最后却停留在了‘百鬼夜行’那四个生硬的小篆上不停打转。我曾经似乎看到过父亲的式神和他一起,收了作恶多端的白粉婆。《百鬼夜行》中,似乎有关于父亲式神的记载。那是天狗,强大的过分的式神。但是,在我的眼中。他的眼眸中,我从来都只能看到那近似宠溺的温柔目光。古老的院落里,夕阳不知不觉的洒下金光,在结冰的池面,跟随着冰下的红锦鲤畅游。小厨房里,一如既往地传出袅袅炊烟,原本该有烟熏柴木混着的饭香。而现在,周围围绕着带着东山寒雪凛冽的血气,一切都开始变得不真实了……“阿天,你快来看看啊……”那个女人很漂亮,头发是银白色的,就像月光那般清冷孤傲的气质让人难以靠近。她的确是受了很严重的伤,漂亮的容颜上淌着血,发梢也有些凝固了,就像血人一样。天狗还穿着围裙,配着白绸绣蓝色祥云纹的和服,有些好笑,”她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阿天能救她吗?“我的手所指的方向是一棵古木,天狗他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是摇摇头对我微笑着说:“哪里有什么受伤的人啊,可能是看错了吧。”天狗刚准备走,可是那受伤的女子我看得清清楚楚地,此时她也仍然安静的在我的眼里。我拉住天狗的衣角,眼神中带着一丝请求:“她真的受了好重的伤!阿天,我求求你救救她吧……”如此这般,想必天狗他也不会放任不管。他伸手摸着我的头,亚麻色的碎发有着软绵绵的手感,语气温柔的对我说:”清河,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你要记住那是不真实的……“他转身便离开,我懂他话里别的意思。天狗,他并非是我的式神,我的挽留对他没有丝毫作用。他在强调关于继任父亲阴阳师之职的事,也在强调关于他要离开人间的事。那个瘫坐在血泊里的美丽女子,睁开一双冰蓝的眸子,将我死死地框在眼里。不知道天狗是在何时出现在我身边,他的手中捏着古老的灵诀:“把眼睛闭上,剩下的没允许你看。“一线天光,听到的不知是女人的惨叫声,还有眼睛随之受到的剧烈疼痛导致的短暂失明。渐渐地,就连那惨叫声都有些淡落了,入耳的却是天狗的一声叹息,以及飘落在脸上混入鼻息中的沁骨寒凉。痛苦……我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不知道为何会体会到一种绝望的痛苦。“天狗,住手!“我很少会直呼天狗的名字,像‘阿天’这样的昵称才是我最习惯用的。双目暂时还不可以用来视物,凭着记忆中的映像将挡在身前还在控制法术的天狗推开后向女子的方向跑去,挡在女子身前,为她承受法术剥灵的痛苦。她会亲吻我,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她的唇上带着凛冬清冽的香气,她的发染了与之相反血腥气,同样都是那般的寒凉气息。我看着她的一双冰蓝的眸子,美得那样惊心动魄,摄人心魂。“道森清河!我不准你被这种小女鬼迷了心智,你要记住,在你身边的人只能是我一个。”我死死地护着身后的女子,她的手抚上我的脸颊,却被天狗的羽刃给轻易地砍断了,化作冰凉的飘雪,也渐渐地变得越发的血红。……中 千古“阿天,你可以救她,对吧?”除了那些近乎极端的美丽颜色,我只能感受到天狗宛如绸缎的黑羽。女子没有放弃,用她从新生长出来的手臂将我挽住,而那一只手不出意外的被天狗的羽刃给砍断,又化作飘雪。站起来,真的非常困难。我仿佛能看到女子想要挽留,渴望无比的眼神。也许是我的腿不听我的使唤,毕竟是那样的无力,以至于跌入天狗的怀抱里,才没有受伤。“救她!我命令你救她!”我不敢看天狗的眼睛,虽然他抱着我,但我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狐,别这样好吗?这个女鬼不值得你去爱,她在骗你……”狐?这个称呼是属于谁的?天狗认识他?“救她,我什么都答应你……”“狐,如果我救了他,你就必须嫁给我,答应我永远不离开……”“好,我答应你。现在,你可以救她了吧。”天狗一记羽刃便先向女子飞去,在眉心划出血来,再深深的扎入,将天地间至纯的灵力全部给女人。“狐,现在就和我签订式神契约,好吗?”“现在就开始吧……”“狐,别怕,一会就过去了……”天狗握住我的手,柔软的黑色羽毛在我手上轻轻地刮了几个来回,迟迟没有割开我的皮肉,没让任何一滴血流下。“阿狐,别听他的,他在骗你。他要的是你的生魂和灵!”女人已经恢复了,聚水化雪,凝雪成冰,以冰为剑,承剑嗜血。女人将一场暴风雪,做作一场舞蹈,绝美而妖异,却每一片雪花都染上了血沫。“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我美丽的前妻。”天狗把’前妻‘两个字咬得特别紧,我的双眼仍然看不见,可是我的手腕已经被天狗割开了,他冰冷的血液和我温热到滚烫的血液融合在一起,不禁打了个寒颤。“阿天,回答我,她是谁?”我天真的认为是天狗不知道真相,原来是我被两个人的话相交着,骗得团团转。天狗苦笑着,他的叹息就在我耳边,所以我可以听得非常清楚。“或许,我现在应该去《千古》里找答案。”既然那女人是天狗的前妻,那天狗又为什么要和我签订式神契约。如今已经签订了式神契约,想必天狗的灵力我也可以使用了,只是身体真的是轻飘飘的无力。天狗用力握住我的手腕,血顺着他紧握的手,一滴一滴的砸在雪里,生生砸出一个血洼出来。我挣脱了天狗的桎梏,却也撕裂了伤口。皮开肉绽的样子,我看着简直想吐。“别闹了,先把你的前妻给我处理掉……”“狐,让她自己在兰峰里自生自灭最好。”看着和天狗融合在一起的血,我开始自嘲。走得干净利落,天狗也没有挽留,在那背后藏着的秘密,我怎么可能知道。除了《千古》还天机笔和书魂墨,天狗和雪女之间的情爱,总是那样吸引人的好奇心。……下 永葬父亲是狐妖和阴阳师的孩子,而我是狐妖和父亲的血混合着养出来的魇。原来在界中,根本不用担心爱人的性别,天狗的目的,也许正是为了创造一个强大的魇体。雪女才是天狗的爱人,才是天狗的归宿。我啊……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阿天,这是魇种。我每天都会提供血用来浇灌,直至结婴。剩下的事,我便没有权利过问了……”魇种是黑黝黝的一粒,青琉璃瓶里装着的血已经开始氧化为淡淡的樱粉色。“狐,你的身体可受不了每日取血。”“阿天,别再叫我狐了,我们之间再无瓜葛,如今你已与道森氏族解除了式神契约,命格已改,雪女才是你命中注定的妻子,而我只是仇人而已。”“可是要走了?”天狗扯住我衣袖,羽翼打开。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终于还是要亲手杀了我,毕竟是仇人,逃不过受着便是。“天狗,他想走,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来的人我见过,这人不是一般的漂亮,一袭红衣,撑着发白的油纸伞,墨黑青丝三千,怀抱枯木龙吟。“竹棋山人,你就不觉得是自己在管闲事吗?”“你是什么人,还以为我不清楚……清河容易被你蒙在鼓里,我却是个明白人。”“人,我会亲手杀了……”“你当年救了他,现在又有杀了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我不过是需要他的血来养魇傀,妖狐在百鬼夜行中的排名可不比雪女低,酒吞童子的血更适合用来温养魇傀,但是酒吞早和茨木私奔了。"“原来,我们是仇人啊……”琉璃瓶砸在地上,魇种已经有破土的迹象,随着血在空气中不断气化,天狗也有些失神了。他紧握着自己的羽刃,失神的跪在刚发芽的魇种前。整个手掌都在不知不觉中被羽刃给刺破了,他用血浇灌他所欠下的情债,最终他还是迷茫在了兰峰里。“我守你十年,最后却是我一手葬送了。”枯木龙吟弹奏出的调子古朴,引来了一场雪,飘落在这个伴着和歌的六月。雪女失神的望着远方,眼神中饱含的情,又是在对谁。道森家的诅咒还在延续,天机笔修改的命格还在持续。清河是谁,妖狐又是谁?最后,居然是我写下雪女与天狗之间的一世情爱。
分享 收藏0 喜爱1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